header-pic
天地無用版主新譯作
撰文者: Wayne 發表日期: August 17, 2013 – 2:27 pm

comment-edit-64

天地無用版主繼上次譯介《你唯一需要的文法書》之後,「所以文化」與版主再接再厲,推出文法書《I me傻傻分不清》。本書作者派翠西亞‧歐康諾女士曾任《紐約時報》書評版編輯,並且替許多雜誌與報紙撰文,英語寫作能力自然不再話下。她以風趣幽默的筆法,輕鬆講解許多常見且容易犯錯的文法,版主再以精準道地的譯法將本書仔細譯出以造福網友。至於內容為何?請看版主的譯序便可略知一二:

book-cover

古人替人出書作序,常述其人之往昔,或勵其人於來茲。而無論是回顧或前瞻,寫序之人常謂「文如其人」,亦即作品是窺探作者人格的最佳途徑。所謂元輕白俗、郊寒島瘦,李賀的詩陰冷幽峭,讀之令人毛骨悚然,蘇軾的詞豪邁灑脫,無不展現笑看人生的豁達,這些都是後人經由作品所獲致的觀感。

君子有三樂,「得天下英才而育之」為其一。對於譯者而言,「得天下好書而譯之」亦為一大樂事。我在翻譯本書時,腦海常有一股寫信向作者歐康諾女士致謝的衝動。原因無他,乃是《I me傻傻分不清》這本書字字珠璣,隨處可見機智風趣的話語,想必她是一位幽默風趣的學者,值得與其結交相識。的確,少有文法書能令人讀起來如此暢快淋漓,甚至有醍醐灌頂之感,簡直比坊間的言情小說更為有趣。

歐康諾女士曾任《紐約時報》書評版編輯,文字功力自然不在話下。她的文筆流露一股秀逸靈氣,縈迴於字裡行間,令人感到她妙思天成,渾不著力,信手拈來便能幽默講解艱澀的文法觀念。本書各章的標題便展現她匠心獨運的巧思:

  • 第二章 複數形式大搜查(Plurals Before Swine
    這章講解名詞構成複數(plural)的規則與特殊情況,標題是從《馬太福音》擷取pearls before swine(把珍珠丟在豬面前,表示「對牛彈琴」)這段文字,利用諧音(plurals對上pearls)來造出這個有趣的標題。

  • 第十章 死詞(Death Sentence
    這章講解「陳腔濫調」(cliché),亦即「已死的字詞與用法」。標題玩弄sentence of death (判處死刑)這種說法,因為sentence既能表示「處死」,又可表示「句子」,讓death sentence讀起來猶如「已死的句子」。後續的子標題Do Clichés Deserve to Die? (陳腔濫調該死乎?)更是與前面的主標題相互呼應。

讓我們再看一個例子:

  • 掌握Hung的用法(Getting the Hang of Hung
    這個標題是個雙關語,get the hang of是「學會某件事」,內有hang這個字,剛好就是該節重點hung的原形動詞。因此,Getting the Hang of Hung不僅有音韻之美,更有關聯之妙,令人拍案叫絕。

在本書中,諸如此類的巧思妙句多不勝數,我翻譯時常要絞盡腦汁,方能想出對應的譯文,但偶爾礙於作者玩弄英文的特性,令我不免詞窮語塞,只能擲筆三嘆、徒呼負負。

《I me傻傻分不清》專門講解令人頭痛的文法問題。作者先談困擾許多人的代名詞問題,接著討論名詞以及如何構成所有格,然後詳述動詞用法與條列常見的錯誤拼字和發音,再進階提點讀者標點符號的使用時機,最後利用大量例句來告訴讀者何謂好的英文句子。除此之外,作者還列出組織思緒與撰寫文章的要點,讓讀者可以參照模仿,進而寫出脈絡清晰的文章。試看一些精采的說明:

  • (範例一)
    Nathan invited only guys [who
    whom] he thought played for high stakes.
    (納森只邀請他認為會下大賭注的傢伙。)
    假如你刪掉子句中的錯誤線索(也就是分開主詞與動詞的那些字),你就會得到who…played for high stakeswho是做動作的人(played for high stakes),因此它是主詞。

  • (範例二)
    Nathan wouldn’t tell Miss Adelaide [who
    whom] he invited to his crap game.(納森不願告訴阿德萊德小姐,他邀請誰去玩擲骰子賭博遊戲。)
    先將句子刪減成只剩下基本的子句:[whowhom] he invited。如果你還是一頭霧水,請在心中默默重新排列這些字:he invited whom。現在你知道whom是受詞,知道納森(he)是去邀請(invited)誰(whom),雖然whom是出現在動詞與主詞的前面。

  • (範例三)
    After the crap game, Nathan was confused about [who
    whom] owed him money.
    (擲骰子賭博遊戲結束之後,納森搞不清楚誰欠他錢。)
    不要被介系詞about誤導了,它是前面講的錯誤線索。你要簡化、簡化、再簡化,只去注意子句本身,也就是who owed him money。這裡的who是做動作的人(owed him money),它就是主詞。

這三個範例告訴我們何時該用whowhom。讓我們再看一段幽默的說明:

  • Born at the age of forty-three, the baby was a great comfort to Mrs. Wooster.

依照這句話的寫法,這個嬰孩(不是他的母親)已經四十三歲了。(開頭的短語born at the age of forty-three連結到the baby,因此這個短語就是形容嬰孩。)這句話可以這樣改寫:

The baby, born when Mrs. Wooster was forty-three, was a great comfort to her.

(伍斯特太太四十三歲生下這個嬰孩。對她來說,他真是一大安慰。)

  • Tail wagging merrily, Bertie took the dog for a walk.

看到了嗎?tail wagging merrily連結到Bertie。快把尾巴還給那隻狗。

Tail wagging merrily, the dog went for a walk with Bertie.

(這隻狗搖著尾巴,快樂地與伯弟一起去散步。)

上面這段說明是指正許多人常犯的懸吊句錯誤。我從事翻譯多年,經常在老美寫的文章中看到這類令人噴飯的懸吊句。

台灣市面的文法書大多死板枯燥,餖飣滿篇,令人不忍卒讀。某些專門迎合學生與初級程度社會人士的文法書又過於淺顯且內容鬆散,僅以大量的插圖補足版面,讀者讀完之後根本無法應付實際需求。我認為,無須以老學究的生硬面孔來講解文法,更不必把肉麻當有趣,用幼稚低級的話語來說明語文觀念。戲法人人會變,巧妙各有不同,高段者可把簡單的戲法耍得虎虎生風、引人入勝。《I me傻傻分不清》是本別出心裁的書,普通的文法書籍與其相較,優劣良窳,高下立判。本書首尾相應,一氣呵成,沒有任何艱澀的術語,讀起來猶如小說遊記,令人愛不釋手。作者歐康諾女士似乎手握仙女棒,輕輕一點就化腐朽為神奇,隨手便能深入淺出,將艱難的文法或單字解釋清楚。這點看似輕鬆寫意,實則蘊含高深的學問,若非登峰造極的高手萬難辦到。此外,本書包含大量生動活潑的例句,大都取材自各類電視影集與文學小說,應該是作者當編輯多年來精心收集的結晶,可見她寫作時真是下足了苦工。

我在翻譯時花費許多時間四處查詢資料,務求以通順的筆法譯出本書的內容與例句,希望讀者不僅能毫無窒礙地理解本書內容,更能參照中文翻譯來窺探英語多彩多姿的大觀園。閱讀本書時,不妨泡杯咖啡,悠閒地瀏覽本書內文與中英對照例句。你將會有「育教於樂」的感覺,方知世上竟有如此風趣的文法書,既能令人讀之津津有味,又能獲得寶貴的知識。

在英語學習的領域中,《I me傻傻分不清》常被評論家讚譽為繼《英文寫作風格的要素》之後的經典作品,因此廣受英美人士喜愛。這本暢銷書的確出類拔萃,令我想起已故的科技奇才賈伯斯。他一手打造的蘋果公司專注於人本的設計精神,推出簡潔出眾的產品,改變了世人對美感的定義。對我而言,《I me傻傻分不清》就是出版界的蘋果公司,其追求極緻簡潔的精神立下英語學習的新標竿。它透過幽默的文字傳遞珍貴的知識與觀念,無疑是當今浩瀚書海中的瑰寶。

3d-cart-64

博客來書籍館:《I me傻傻分不清》


website_logo_2

© 英語學習網站《天地無用》- 狂飆英語的樂園





學習類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