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ic
散文創作:《行路歲月》
撰文者: Wayne 發表日期: March 5, 2009 – 1:20 pm

在他書桌右邊舊相本盒子,藏有昔日收到的卡片。這些卡片凌亂地簇擁在一起,有些樸拙可愛,有些則方正優雅,不僅門面形式不一,色澤也不甚相同,從淺綠淡紫微紅深褐到湛藍都有。卡片曾是他生活的寫照,如今只能安靜躺著,供他獨自回味。時常,他會對著這些鮮麗的卡片怔怔出神,整個人彷彿虛懸於涼涼的回憶中,重溫那熄了焰的年少,觸手只覺溫而不熱,滑而不膩,就這樣微醒微醺,他想當他走過服務團三年記憶深深的長廊,足音盪盪,一陣未歇旋起一陣,縈繞在他耳邊的,無非是歡樂笑聲與懇談低語。盈盈笑聲,助長多少意氣風發的靈魂;沉沉低語,牽惹多少敏感的心靈。兩種心情,兩樣性格,織成恢恢天網,網住曾經駐留團部的過客。偶爾,他翻開心嶼和家簿,飄落其間的字句,點撇勾捺間透漏著年少應有的痴狂、應有的酸甜苦辣。他喜歡在闃寂無人時,細讀別人的遭遇,感受他人的情思,冥想著過去的他也如同他們,苦惱他們所苦惱的,冥想著一切的悲喜,都將在時光裡獲得解放。

冥想對他而言是心智的沉澱,在寂靜中冥想,更是一種近乎透明的澄澈,精緻而敏銳,所有神經觸鬚都達於感覺的頂端,絲絲漣漪都能激起洶湧波濤。寂靜是一座水晶塔,喧囂皆摒除於外,囚在塔中,他是牢犯亦是國王,主宰著時間空間,縮地穿空,心思湧到哪裡,記憶就泊在那裡。他想他是追尋知識的牧人,曾浪跡於九十年代的鋼鐵草原上,缺乏牧人勃勃的英氣,卻遺傳他們慣有的孤獨。國中時恓惶終日,只為課業的蠅頭小利。高中起負笈北上,鎮日沉迷於蟹行文字間,絕少想過與人深交。大學時期南奔成大,一路旅途茫茫,他倍感孤獨,心靈如同被人掏空,沒有填充任何歸屬感,接觸過的人事,倏忽如一瞥鴻影,匆匆、促促,不具任何意義。如此,他的生命缺少情感的包袱,無奈也失去應有的重量。

當他跟隨初識同黨,用撲克牌與閒聊雕鑿大一生涯時,一個偶然的際遇改變了他。尤記得多年前,他懵懂加入服務團,並且濫竽充數代表團部參加土風舞比賽。這麼一步跨入,從此他與服務團就牽牽扯扯以至於纏絲益棼而難以分割。三年時光,他沐浴在服務團多風多雨的氣候裡,承接老團員的教導雨露,體驗同儕間的同根生長,風蝕雨淋中,他長得更高、更壯。「小樹長高了!」發自老團員的口中,對他,是一種欣慰,也是一種期許。他忽然惶恐失措,曾經他也渴望別人的灌溉,等待垂手可得的眷顧,如今角色互換,年紀愈長,責任愈重,對他是一大考驗。回想那段成長的日子,他曾任組長、負責人、部長與家長。長長的路程,他對服務團的情誼,漸行漸遠漸深。或許是投入太多,偶而的感悟都使他的心情起伏不定,時而風湧浪騰、時而水波不興。呼吼過的風霜雷雨,如今皆聚成回憶無數。他以回憶堆砌心中堡壘,苔痕青青,一磚一瓦皆為歲月的見證。他知道,凡人非聖,難逃喜怒哀樂的桎梏。平凡如他,乃爽快引頸自囚。喜,為世間的有情;怒,為是非的不辨;哀,為遺憾的難消;樂,為愛戀的人事。不假修飾讓自我特質突兀於平凡之上。眾人諾諾,惟他諤諤。寧為有陵有角的尖石也不為光滑圓潤的卵石。他認為,唯有洗去凌霜傲骨,釋放伏脈於心中的血性,他的生命方為一泓不絕的源頭活水。

服務團的過往歲月激起他生命中的波瀾,雖然艱辛困苦,卻極富冒險刺激。二下時的點子營,他所屬團隊僅餘四人,大家依然同舟共濟,不落人後通過一切考驗。晚會荒腔走板的車鼓陣,假案偵查的驚險刺激,大地遊戲的新奇有趣,在在都深烙於他的腦海。他同樣懷念夜遊或星夜懇談,眾人圍著營火,躲在被月光祟著的夜色下,天南地北大談理想,間或說些怪誕的鬼故事。這些雖然需要付出犧牲睡眠的代價,他依舊期盼著下一次交易的來臨。

服務團的活動,營隊為大宗。他側身其間,營隊的確佔有他記憶體的重要空間。每學期的寒暑假營隊,他都視為對外征伐。饒他身經百戰,有時不免也戰戰兢兢,營隊的體質或外界的支援,都為每回征戰增加難以卜測的變數。三次環服,一次鐵砧山,他與夥伴高舉服務團旗纛,打下不少的江山。他的足跡北起新竹橫山,中經台中大甲,南抵嘉義水上。如果加上文康營和育樂營,他更是踏遍台南地區。如此戰果,就短暫的社團生命而言,即使功勞不大,苦勞卻也不小。然而,無論戰功如何彪炳,歷史的陰影早已趕上他的身軀。他不是魯陽,無法揮戈駐景,再次征戰。屬於他這一輩的,唯有偃旗息鼓,退出戰場。然而,他依舊不時幻想,有更多的旌旗蔽天,有更多的戰鼓徹地,將發自服務團末來的世世代代。

唱起團歌,他的心中總漾起一陣莫名的感動,緩緩貫透週身。撼動他心湖的,非只歌謠本身,還包括連帶串接的回憶復回憶。猶記燭光禮中,他與眾人圍著熒熒燭火,在同心圓的祝福之下吟哦出「木棉道」的旋律,聲音細細嫋嫋,纏捲了整個格致堂。此等景象,對他是視覺與聽覺的雙重安慰…

紅紅的花開滿了木棉道,長長的街好像在燃燒,…木棉道我怎能忘了,那是去年夏天的高潮,木棉道我怎能忘了,那是夢裡難忘的波濤…

動人的旋律,替這受洗儀式劃上完美的休止符。木棉似火,艷燒了多少季節,昔日歲月浴在木棉熊熊烈火中,紙籤般燃起,火舌翻起翻落,燒燙了滾熱的心,也燒去了青春時光。歲月匆促,將他推向大學生涯的終點,回首方知青春是如此不經用的東西。如今,他已跨過門檻,門外欄杆縱橫的阡阡陌陌,引向茫茫的未來,無涯之上是無涯復無涯。對他,人生旅途恁長,而服務團恁短,但與同儕相知相惜,於此乃是個美麗的邂逅。

他曾經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歷經心靈上的生老病死。小骨頭時靦腆害羞,中骨頭時意氣風發,老骨頭時嚴苛不苟,最終步入骨灰的殿堂,封入服務團塵積的歷史裡。他想,投入服務團是因循完美的輪迴,新血輪進,舊血輪出,傳承的理念藉此獲得重生,但他不免驚嘆,滾滾長江東逝水,浪浪相激,浪花生滅,前浪終歸歷史的洪流啊!他深切明白,愛戀團部,卻不該迷戀不已。將自己栽植於服務團,由抽芽生長到枝繁葉茂,願與歲月四時共枯共榮而不強求。李白曾云:「草不謝榮於春風,木不怨落於秋天,…,吾將囊括大塊,浩然與溟涬同科。」詩人道骨仙風,飄灑不拘,沾染這般胸襟,他將何適而非快?東都帳飲,金谷送客,是故離別乃不再感寂傷神,反倒是場豪健的告別。他離開時如同落葉辭枝,心中毫無遺憾,因為他曾綠過,在服務團溫暖的園地裡。

三十年,不算短的日子,服務團由草創之初的篳路藍縷到如今的略具規模,經歷了數十屆的風風雨雨。如此眾多的日子理,服務團溫熱的手,撫平過多少受創心靈,承載過多少讚美怨懟,引渡過多少浮雲過客。無視於塵土俗務,它不停擺渡,只為善盡歷史的責任,笑對時空的流轉,它是無私的擺渡舟子。其實,何止服務團渡人,人亦渡服務團。有時候他分也分不清,到底是誰渡了誰?只見過客尋津,千帆過盡,眾人皆尋得自我的歸所。然而,僅此一渡,卻是難逢的緣分。俗云,萬般隨緣,佛渡人亦須渡有緣人。他行如過客,馬蹄達達,與服務團緣起緣定於蒲公英般隨風飄逝的歲月。當歲月點點化為串串回憶,此緣已滅,另一個緣早已伸出長臂,攫他而去。泣路歧之有南北,悲素絲之易變移。此種慨歎,古今皆同。一次緣連著一條路連著一種命,三者環環相扣,移人之深未可小覷。科技發達,人事更顯無常。歲月催人乎?催人的豈只歲月,這是鐵獸爬行,巨獸矗立,高速便捷的時代。人恆常於無常之間擺盪復擺盪,舉目四望,四周皆是無常的鄰居、無常的面容。如今的他,長懷有千歲之憂。他希望服務團長高長壯,不要變得太快,能夠為誠摯與理想堅持更多的空間,待他有朝一日重臨時,依舊能夠拾到滿筐滿籃的溫馨。

一張卡片代表一個祝福,即使祝福之人已不在身邊,他仍將永永久久記住與他們共有的曾經。人間何處無情,但有時他眉睫挑不起,心也承受不下如此多的情感。抽刀斷水,難斷回憶如水。就這麼恣意渴飲,飲著笑語,吞著淚水,經由時間的醞釀,一切都將回味無窮。吟詠生命成一首歌,鏘鏘然振起年輕的心,他將踏歌而去,繼續未完成的旋律。回顧昔日的歲月,對他,已不再是蕭蕭落葉,而是累累結實,成果甜美而甘。

website_logo_2

© 英語學習網站《天地無用》- 狂飆英語的樂園





學習類別:  

留下心得(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