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ic
逝與戀
撰文者: Wayne 發表日期: August 9, 2009 – 11:47 am

「阿弟,方便說話嗎?」
「可以啊,正想找你。這禮拜父親節,要包多少給阿爸?」
「沒時間管那麼多,阿媽給你打電話了嗎?」
「有啊,我已經跟她說這幾天沒空。」
「你知道,阿婆生病了嗎?現在正在加護病房。阿媽要我明天趕回去。」
「明天,颱風不是要來?而且,我還有事…。」
「沒辦法…。你要一起回去嗎?」
「…。」
「怎樣?要回家嗎?」
「好啦,我去推掉…。明天幾點?」
「我明天會給你打電話。就這樣。」
「嗯。」

嗶…,嗶…,嗶…,嗶…。
「煩不煩,又打簡訊來推銷保險,多沒誠意…。媽的,把它刪了。」

– – 訊息 12 – –
電話一直無法接通,已連夜回苗栗,奶奶業已送回家中。
從:大哥
21:33  6/08/09

「喂,你已經回苗栗了嗎?」
「還沒,風雨太大,阿媽叫我們明天一早趕回家。」
「明天怎麼碰面?」
「你家怎麼走?」
「西門町好啦,可是我租的地方離西門町有段距離。明天颱風,不知道有沒有公車?真的很麻煩…。」

上午七時,風雨交加,莫拉克颱風已進逼台北市區。體質不良的路樹,早已傾倒於地,斷枝殘骸,饒富怪趣。撐傘的路人,死命向前推進,真不知為何颱風天還要冒死出門?路旁的紅綠燈,顯得些許淒涼,恍若厭煩於在斜風暴雨中指揮交通。剛好搭上一班 12 路公車,跑得氣喘呼呼,沒想到颱風天還要跑百米,改天真要去旁邊的青年公園運動。

「喂,你到了嗎?」
「我看到你了,垃圾桶旁邊的那台黑色 Camery。」
「對,對。」

「哇塞,風好大。不過,這樣就解了旱象。台灣夏天真的熱死人…。」
「吃了沒?阿弟。」
「剛吃完摩斯漢堡。阿婆怎樣了?」
「不知道,阿媽沒講清楚。」
「唉,人生就是這樣。都快一百歲了,難免有些病痛…。」

「你投資有賺錢嗎?」
「不知道,年終結算後才知道。」
「我的基金都被套了。」
「…。」

≈≈≈

「快到家了。苗栗十多年都沒變,人沒變多,路倒是開了不少條。現在回家都會迷路。大哥,那棟商業大樓有人住嗎?」
「不就補習班、小吃店,還有一些辦公室。」
「阿婆不知道怎樣了?」

轉過最後一個街口,Camery 緩緩開進老家前面的狹窄街道,看見家前掛著一道紅布條,心頭一震,一扇門迎來,眼前漆黑,隨即回復光明。

「阿婆…」
「唉…,我先下車。」

Fear no more the heat o’ the sun;
Nor the furious winter’s rages,
Thou thy worldly task hast done,

(人一死)
無須懼怕太陽的毒焰,
不用畏懼冬日的嚴寒,
俗世的重擔已經卸下。

龍巖集團的誦經機傳出一陣陣的唸咒聲,正在超渡阿婆的亡魂。

『孤魂野鬼,不來相犯。日月有時,修短隨化。歸合塋封,終天永辭。嗚呼哀哉,伏惟尚饗。』

傳來一陣嬰兒笑聲。
「凡凡,叔叔回來了,叫叔叔。」
「族族!」
「嗯,好乖!阿媽。」
「有很難開車嗎,風雨這麼大。」
「沒有啊,不難開。」
「那就好。先點香拜阿婆。」

點上一柱香,拿在手上。老媽站在一旁,雙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詞:
「阿媽,孫子轉來看你了。你要保佑他身體健康,賺大錢。」

插上了香,一股馨香撲面而來。

「來去看阿婆。你看這是冰櫃。」
「什麼時候的事情?阿婆…。」
「那天送去醫院,昨天晚上八點半,醫生就打電話來說不行了。你老爸說這麼老了,就讓她安祥的走。接著,就讓救護車送回家,龍巖的人就來安排一切。」
「…。」
「凡凡,來看阿太。她現在正在睡覺,不要亂叫去吵她,知不知道?」

冰櫃裏的阿婆,面容安祥,絲毫不像已辭人世的老者。

靈堂佈置得簡單莊嚴。上方正中央為西方三聖的雕像,分別為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與大勢至菩薩;下方是阿婆遺照,慈眉善目,笑容可掬,跟我記憶中的阿婆有些許落差。前來捻香的左鄰右舍,多稱讚照片照得很出色。果不其然,隱惡揚善是人類天性,阿婆一往生,生前諸多的怨懟憤恨與不愉快的前塵往事,立即隨風逝去,不留任何遺跡。

遺照下方是阿婆的靈位,前方擺著小香爐,兩旁站立一對大燈,底下另有鮮花兩盆,素雅潔淨,溫馨肅穆。誦經機不停誦念佛號,讓人陷入某種虛幻之境。淡淡的花香與裊裊升起的細煙,緩緩席捲半個客廳,一陣狂風吹來,煙霧瞬間消逝無蹤。

「醫生怎麼說,死因是什麼?」
「還不是器官衰竭,人老了就是這樣。不過,你阿婆走的時候,沒有多大的痛苦,眼睛就是慢慢的、慢慢的閉上。」
「那就好…。」
「有沒有跟阿婆說什麼?」老爸湊前問道。

不知怎麼,今晚又想起妳。每回感到空虛,我腦海就浮現妳的笑容。妳知道嗎?我祖母昨晚過世,我趕不及見她最後一面。千古艱難惟一死,她生前最怕死,這幾年體力日衰,朝不慮夕,但只要談及死亡,依舊會倏然回神,面露驚懼之狀。

修短隨化,終期於盡。如今,我祖母已經脫離一切,將自己交給不息的大化。不久,她便要入殮火化、封入骨甕,融入亙古的宇宙洪流,無悲無喜,無晝無夜。只是不知,她的靈將歸於何處?

死生亦大矣,千古以來,無人能過這生死這關。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此言何其真切。豈不知,俯仰之間,青春已悄然從我們指間逝去,縱使緊握雙手,也只能抓到些許變調的回憶。

參照了死亡,方知生命乃是善美。每個有靈的活人,皆是造物主的恩賜,言行舉止,舉手投足,各具特色,人人皆有其高雅之處。時至今日,我依然著迷於妳翩然的身影,真不知該如何訴說我對妳的情感?妳的名字不是耳邊單調的音節,而是心中無盡的回憶。妳可掬的笑容與偶爾的怯懦,讓我的生活平添無窮的色彩。

午夜夢迴,與妳共有的曾經猶如黑白的默片,一幕幕映入眼簾的,盡是如夢似幻的小小愛怒情怨。抽刀斷水,難斷回憶如水。隔著時空的簾幕,一切都顯得那樣美好。

該如何訴說我對妳的情感?妳我的緣已盡,另一個緣早已伸出長臂,攫我而去。黯然消魂者,唯別而已矣。斷線的風箏,誰知將飄向何處?或許,妳我將不再有交集,或許妳我會再次相逢。倘若再見之時,我依然形單影隻,無需為我感到悲傷,或許我已經超脫了愛恨情仇、超越了生死流轉。

該如何訴說我對妳的情感?依稀記得妳我初次的相逢,那時正逢初秋,藍天被牧得好高好遠。見妳盈盈走來,我不禁幻想,能與妳共度一段人生歲月,這是難逢的緣分。那些年的相處,對我是歡笑與淚水交織的戲碼。如今,曲終人已散,妳我早各奔前程,只能說聲:有緣再見。

人生恰似同林宿,大限來時各奔東西。前塵漫漫,闌干縱橫的阡阡陌陌,無涯之上是無涯復無涯。對妳,我沒有銘心刻骨的別恨,卻有不絕如縷的離情。只想告訴妳,我心中早已挪出一塊空間,存放對妳的思念,永永遠遠,長長久久。

言有窮而情無盡,該如何訴說我對妳的情感?這些年孤單的日子本應漫長難熬,因為懷有對妳回憶,日子便不這麼漫長難熬了,這麼說或許妳就能明瞭了。

Wayne
08/09/2009

website_logo_2

© 英語學習網站《天地無用》- 狂飆英語的樂園





學習類別:  

留下心得(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