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ic
頻頻鈴聲,催魂促魄
撰文者: Wayne 發表日期: December 11, 2009 – 5:17 am

台灣島民是個愛熱鬧的族群,逢年過節,免不了鑼鼓喧天、鞭炮四竄,藉以帶動歡愉氣氛來驅趕年獸。此種愛熱鬧性格,上溯三皇五帝的時代,下至四海昇平的今日,不僅無消失殆盡之虞,更有發揚光大之嫌。拜科學昌明之賜,擴音機與麥克風紛紛推陳出新,上帝乃云:「愛熱鬧的台灣人有福了!」只要手握麥克風,擺出河東獅吼的姿勢,喑噁一吼,便可催使山崩地裂、風雲色變。聲震屋瓦之餘,霸王項羽也該自嘆弗如。現今婚喪喜慶的歌舞助興與孝子哭墓,製造的分貝也讓人心神不寧、五臟俱碎。這類噪音多不勝枚舉,島上的社會,一言以蔽之──吵翻天。

對於生長於塵囂的俗人,生存之道就是要耐得住吵。即使耳聞高達八十分貝的噪音,依然要能氣定神閒、面不改色。我獨不然,或許是天生命賤,耳神經較一般人脆弱吧!為了存活下去,本人曾下過苦功鑽研抗噪音之術,如今小有所成,耳神經耐力已大幅提升,普通噪音休想動我一根寒毛。可嘆的是,唯獨對於手機這種現代溝通工具,本人絲毫未具任何免疫能力,只能高舉白旗,大嘆「莫法度」。

說起電話,傳聞是夷邦貝爾先生劃時代的發明。話機形體雖小,然而只要善加利用,有為的志士,便可暢談國事;狡猾的政客,便可秘密勾結;兩地的情人,便可互訴衷曲;分手的男女,便可互揭瘡疤。如今已無需效法古人魚雁往返,苦等對方音訊了。你只要手按鍵盤,輸入電話號碼,祭起現代科技的魔力,以電力為奴僕,訊號為媒介,彈指之間,便可召喚欲尋之人來一段耳提面命或傾訴思念之情。

可惜,世事難兩全。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此語道盡本人對手機的愛恨情懷。

手機如同四處隱藏的不定時炸彈,隨時都可能引爆,吵得你魂魄盡失,炸得你心騖肉跳。仔細聽那擾人幽靜的鈴聲,它是急促且語帶命令的!鈴聲一響起,聲波穿透空氣,直達耳膜之內,即刻引發體內一連串反射動作:起身、跑步、接電話,動作乾淨俐落,卻不由自主。手機鈴聲威嚴如聖旨,不給人留半點思考時間,接聽者只能硬著頭皮接受。不過,這仍是最佳狀況,等而下之的情形還是屢見不鮮。試問,誰不曾拎著褲頭,氣急敗壞從廁所衝出,接到的卻是一通誤打的電話呢?

如今的社會,話機人手一隻。你去銀行開戶,若是不填寫手機號碼,櫃檯人員必定將你視為怪人,甚至會懷疑你欺瞞撒謊。中華電信近來猛打一則電視廣告,指出你的手機如不能瀏覽網路或收發伊媚兒,你便是渾身骯髒的山頂洞人;手機如能遨遊網海,你立馬化身為西裝筆挺的文明人。無處不在的手機,隨時可能在需要寧靜氣氛時發狂喊叫。報載澳洲影星休傑克曼於美國紐約演舞台劇時,遇到白目觀眾手機不停鳴響,螢幕形象溫文儒雅的他,頓時失去耐性,索性停下演出,對觀眾開砲,幸好傑克曼在生氣之餘仍不忘幽默以對,不僅化解現場尷尬的氣氛,也得到台下觀眾如雷的掌聲。

據本人的覲察,手機這枚炸彈的威力會隨著夜晚的降臨而與時俱增。暗淡的月光下,是貓兒發春求情的時刻,也是情人互訢心曲的良機。手機鈴響的頻率,猶如忠於溫度的水銀,急速向上飆升,不時還來個三級跳,而其爆炸的威力半徑也隨著四週的漸趨寂靜而擴展開來。想像一幅畫面:時值深更,晚風息息,情書在握,你獨自沈醉於愛情的渦流當中,懷念遠方佳人,心中甜蜜無限,這可是難得的畫面、難覓的良緣!可是當你兀自搖頭晃腦、神魂顛倒之際,突然手機鈴聲大作,聲浪如同颶風排山倒海而來,風雨交加中,任何的詩情畫意皆難逃毒手而慘遭蹂攔。鈴聲過後,留下的唯有殘存的思緒與若有所失的你,如此良夜就此泡場,你說,這有多麼掃興!

尤記得學生時期租屋在外,某晚午夜時分,本人正蒙受周公禮遇,饗我以酒食,兩人暢談甚歡,說到意氣風發之處,不禁把酒拍案,連飲數杯。酒酣耳熱之際,卻被嘟嘟作響的鈴聲吵醒。我睡眼惺忪翻了身,想要趕快重溫舊夢,豈知正要入睡之時,外頭卻傳來幾聲竊笑,透過門隙,嚙咬著我的耳神經,輕拍著我的耳膜。由那聲調的高低、振幅的大小,本人斷定是情侶間的打情罵俏。那偶發的竊笑,若有還無,佔據了我的房間;那軟軟低語,似抑實揚,擾亂了我的清夢。那些對話雖是呢喃低語,威力卻不下於麥克風或擴音機。它侵犯的方式不是鯨吞,而是蠶食!那對臭男女的一夜情話,代價是昂貴的電話費以及本人的徹夜未眠。

電話是計時收費,偶爾在效率掛帥或者時間即金錢的前提之下,談話內容可能會受到壓縮。常是手機另一頭詢問意見後,只預留二至三秒的時間容你絞盡腦汁、翻箱倒櫃找資料,然後便要求答案;於是乎,決定往往未經大腦便脫口說出,等到你驚覺大事不妙,彼端早巳聲消玉隕,了無音訊,留下懊惱不已的你,仍在苦思急救方法。手機攀談迥異於當面交詼,面對面聊天時,雙方不僅可聽見彼此聲音,還可將對方的一舉一勤、一顰一笑收攬於目中,就算無話可說,光靠眉日傳情,便添多少光采、多少柔情。「此時無聲勝有聲」的境界,手機通話萬難辦到。再說通信吧,雖說紙短情長,千言萬語難以表達依戀之情,然而短短的幾行文句,卻提筆人深思孰慮的結晶,絕對遠勝於電話冗長囉唆的話語,好的短信書籤可供吟詠賞玩,更足以流傳後世。

在對岸電影《手機》中,葛優扮演嚴守一,張國立扮演費墨。片中嚴守一能說會道、妙語如珠,費墨則為人厚道、老派保守。這兩位不僅是工作搭檔,生活中也狼狽為奸,相互遮掩彼此的「出軌」行為。然而,無遠弗屆的手機正氣浩然,猶如封神榜的照妖鏡,兩人的髮妻藉由手機通話拆穿嚴與費的虛假謊言,將兩個道貌岸然的中年男士打回原形。東窗事發之後,費墨感嘆不已,抱怨有了手機,人與人完全失去應有的距離,靠得過於「接近」,古時悠然的生活方式已漸行漸遠,人際關係便無辜受到牽連。這番話雖是推託之詞,卻透露出手機危害人群的一面。

其實,科技日新月異,手機的服務功能也日漸提升,新一代影像手機的威力已超乎想像,即時通訊、簡訊留言、悠遊網路、衛星定位、娛樂視聽、電玩消遣、拍照攝影、錄音鬧鈴,各種迷人眼目的功能不斷推陳出新。即使千里眼、順風耳再世,恐怕也得感嘆英雄無用武之地吧!

website_logo_2

© 英語學習網站《天地無用》- 狂飆英語的樂園





學習類別:  

One Response »

  1. 科技所帶來的方便壓縮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與空間,
    這對講究快速便利的現代生活而言似乎是正面且必需的,
    但有時這般的方便反倒會造成許多的尷尬與不便~
    這或許也是始料未及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年齡使然~
    柳丁還是有著使用紙筆寫信的習慣…
    逢年過節的賀卡,總當成信件來寫,
    有時紙面不夠,還會自動貼上一張白紙繼續…
    (說穿了~是太囉嗦了…=.=|||)
    猶記得大學時代,寫信是除了畫畫之外一件最讓自己感興趣的事情~
    和父母親、不同系的社團夥伴及同學們,
    似乎都是以信件為主要聯絡的方式~
    隨著時代的進步,
    同學和好友之間的聯繫從紙筆信件換成了email、轉寄郵件及罐頭賀年簡訊…
    似乎大家都不再使用紙筆通信了…
    連之前同事和學生們看到我用筆寫信、寫卡片時都面露驚嘆狀~
    “ㄏㄚˊ~你還在用紙筆寫信ㄚ…”
    “老師!我媽說這種人很少了…” ( <….嗯~文章好像是談鈴聲吧…)

    總之~版主沒把手機關掉,這一點柳丁覺得很棒呢!^^ (個人觀點)
    有許多朋友,總會在晚上睡覺之後將手機關閉~
    這的確是一種維繫良好睡眠品質及不受人打擾的好方式~!
    或許爸媽距離自己太遠了吧~
    總認為手機要24小時待命~
    這樣~自己才能安心的入睡^___^*

留下心得(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