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ic
美麗的錯誤「直拍橫打」
撰文者: Wayne 發表日期: March 7, 2010 – 10:50 am

半年前一時興起,前往大安區的桌球教室聘請教練指導球技。我一向持直拍,反手推擋,正手拉弧圈,屬於近台快攻打法。練了幾堂課之後,教練建議我改練「直拍橫打」,因為前三板若攻不下對手,一旦進入中遠台相持,便只能靠跑位以正手拉攻,若被逼到反手回擊就必死無疑。此外,直拍極難在反手小三角區搶先上手,無法像橫拍一樣將下旋轉入上旋進行對攻,頂多或切、或搓、或撇一板來防止對方先起手。相較之下,橫拍可以左右拉弧圈球,照顧範圍廣,即便步伐普通,依舊能夠面面顧到。橫拍也沒有小三角的問題,可用拉攻搶到先機。

其實,若有紮實的直拍反手推擋技術,直拍反手也不完全處於弱勢。對戰時可視情況調整拍面,改變觸擊來球的角度與推拍的行進路線,將球轉為側旋球讓對手回擊失誤。前南韓國家隊的金澤洙,屢屢在激烈的賽事展現高超的推擋功力,其出拍方式、自由手的擺動、膝蓋的彈力應用,每個環節都搭配順暢,堪稱一絕。他進入狀況時,推擋瞬間會利用身體加壓一板,增加回球速度,常殺得對方措手不及。第四十六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男子團體半決賽,中國與南韓狹路相逢,金澤洙就靠這手絕活吃了劉國正不少分。值得一提的是,金澤洙在該場賽事對上孔令輝時,還以突如其來的反手扣殺搶下第一點。拿下賽點後,他振臂高呼,旁邊加油的南韓隊員都為之瘋狂。

說到直拍推擋,就不能不提台灣的桌球好手蔣澎龍。普通直拍球手都是橫握拍面推擋,完全以平擊回擋弧圈球,鮮少利用回壓與下切的方式回球。然而,蔣澎龍人高馬大,反手推擋時拍頭向上前方,用側壓彈推方式回擊狂奔而來的弧圈球,球被彈擊後會瞬間爆衝,令對手回防不及。不僅如此,蔣澎龍對於旋轉度小的來球,會將拍身打橫,側擊球面形成側旋球回球。他的反手推擋奇特異常,連大陸國家隊的劉國粱、閰森與馬琳都沒法練成這種火侯,日本人將其譽為「鬼之推擋」。

直拍與橫拍打法各有所長,無所謂孰優孰劣。直拍球手可利用手指,順暢控制台內短球牽制對手,遇到逼近肚腹的來球亦能輕易以推擋回擊,正手位通常也比橫拍更能發揮拉攻威力。然而,現今桌球水準日益提升,進攻強度不斷增加,直拍被動的反手推擋與小三角起板困境就變成務必克服的問題。幸好,大陸桌球人才濟濟,數十年開始前發展「直拍橫打」技術。鬼才劉國梁率先將這種技術融入戰術,解決小三角起板困境,隨後竄起的「智多星」馬琳更在多變的球風中加入「直拍橫打」拉攻,於正常的推擋搭配突如其來的橫打,經常藉此破壞對手節奏來取分。上海小將許昕左手握直拍,球風以正手拉攻為主並輔以反手橫打,他的打法穩中帶狠,多次在賽事中戰勝世界排名第一的馬龍,無疑是指日可待的新秀。目前大陸國家桌球隊一哥王皓只橫打不推檔,強而有力的反手橫打是其拿手絕技,無論台內擰挑、中台相持、遠台發力反拉,動作一氣喝成、毫不拖泥帶水。王皓的橫打可謂如火純青、出神入化,看他打球簡直是賞心悅目。

我早在大學就看過校隊球員在直拍背面貼膠皮,嘗試左手拉攻與左手反面切球,但橫打不等同於橫拍,握橫拍時可依靠手臂力量減輕手腕負擔,橫打卻要依賴手腕與手指力量來支撐拍重,若施力不當,極易弄傷手腕。因此,學習「直拍橫打」要循序漸進,不可盲目躁進。我初換中國式直拍練球時,教練特意為我貼上較輕的反面膠皮,背面貼皮主要是讓我提前適應球拍重量。我前幾個月只練反手推球,這陣子才開始練習橫打平球,教練提醒我要藉由身體擺動來擊球,務必在最輕鬆的發力下擊出最有力道的回球。橫打握拍要注意幾點,就是拇指要適度壓拍,食指則略微扣住球拍邊緣,握拍切忌太緊,免得影響拍面調整,背後的三根手指應略微伸開,方能穩定拍形去發力回球。

我練了一陣子,感覺「直拍橫打」不如想像的簡單,反手推擋與橫打的交替轉換有點困難。推擋時通常以食指壓拍,拇指扣住球拍,讓拍面垂直或稍微前傾,但橫打卻反其道而行,要以拇指壓拍,食指放鬆扣住拍面,否則揮拍會缺乏施力面積而難以咬住球,回擊的球往往會掛網,下旋球就更不用說了,鐵定直接下網。即便如此,直拍球手還是必須學習橫打技術,除了可在小三角搶先上手,亦可以橫打豐富進攻手段,遇上對手發右側旋球,可順勢以橫打拉攻,破壞其發球佈局,甚至在面對高吊弧圈球時果斷捨棄彆腳的推擋,以橫打順勢壓球回擊,營造下一板的進攻機會。「直拍橫打」問世之後替桌球界增添無窮想像與無限可能,難怪有人稱之為「美麗的錯誤」。

在以往的桌球賽事,橫拍手都知道要攻直拍反手,常將戰局拉到中、遠台對攻,藉以突顯橫拍優勢,對陣的直拍手要是沒練橫打技術,便只能死命移位以正手對拉。偶見直拍手利用交叉步撲擊正手來球,又快速回到反手位以正手拉死對方而贏得滿堂喝采,這種球賽雖精采萬分,卻暴露直拍的先天缺陷。所幸,「直拍橫打」讓直拍手多了一項武器,也為球賽注入無限可能。橫打稍帶側旋的拉球常讓對手回防不及,逼得橫拍手也得苦練正手與台內短球技術來增強對抗能力,此種良性循環讓桌球比賽更加精采刺激。

我年近不惑才開始認真學球,體力江河日下,自然無法學新秀許昕跑全台拉攻取分。想學王皓,又缺乏他那天生的手感,王皓的反手重板發力可以跟王勵勤的正手對轟,可知他的「直拍橫打」多有威力!沒有全身的協調配合與千萬次機械性的苦練,絕對無法到達這種境界。想靠「直拍橫打」吃遍天下?那簡直是痴人說夢。就是因為如此,以推擋結合橫打的馬琳自然成為我模仿的對象。

馬琳將直拍所有的技術運用到極致,可謂當今桌壇的奇葩。他台內擺短一流,常利用切、磋、擰、挑等技術破壞對手節奏,然後暴衝一板正手弧圈球搶分。我曾看過雅典奧運冠軍柳承敏被馬琳吃得死死的,全場彆彆扭扭,根本無從發揮韓國直板快攻的兇猛打法。馬琳的推擋不僅會發力,還會視情況卸力,一則防止回球出界,二則讓回球軟弱無力,只要對手被迫挑高回球,即刻撲身正手扣殺。他另有一項看家絕活,就是正手擊打上升期,在球碰桌面後反彈未到弧線頂點以前便回擊來球,這是以快制轉,改變節奏來擾亂對手。馬琳稱霸桌壇多年,打法獨步武林,原因是他腦筋靈活,懂得變通,一落下風便會改變發球方式與落點,時而下旋短球,時而上旋長球,不僅會正手暴衝弧圈球,還常躍起以正手快挑對方正、反手位搶分,命中率接近百分之百。

馬琳橫打雖不如王皓穩定,使用頻率亦不高,但出手快速,落點刁鑽,一拉到對方正手位,幾乎一招斃命。此外,馬琳橫打時大多擊打來球左側,拉出的球飛行弧線高,夾帶強烈側旋,往往逼得對方退到中台再回拉。在 2008 年的中國乒乓球俱樂部超級聯賽,馬琳有場賽事對上王勵勤,那場比賽驚心動魄,高潮迭起,兩人廝殺得難分難解,正反手對攻頻繁,兩旁觀眾看得是驚呼連連。馬琳要是沒有練就「直拍橫打」的技術,有好幾球鐵定會被逼入遠台被動挑球防守。王勵勤橫拍左右拉攻,正反手穩健實在,防守固若金湯,是極難應付的對手;馬琳直拍打法多變,推擋、切搓、挑球、橫打,各種技法融合使用,以快制轉,多次運用擊球節奏與落點取分,他的接球擺短看似從容瀟灑,實則要有深厚根基方能在激烈賽事施展開來。那場真是直拍與橫拍美麗的對決,若是換上典型直板快攻的柳承敏應戰 (少了「直拍橫打」技術),勢必會因直拍先天的反拍弱點而減少正反手對拉的高潮戲碼。

「直拍橫打」這種技術出現,就是要彌補直拍反手弱勢。我見過業餘高手利用手腕「反手殺球」,但那種進攻仍然欠缺威力,僅以速度取勝,球質不夠厚實。真正的直拍反手扣殺是要大幅橫拉球拍,靠身體的轉動來帶動手臂擊球,要有足夠的時間方能完成準備動作。可惜,桌球是一項要求快速反應的運動,真正比賽時幾乎沒有選手能夠施展致命的反手扣殺,即便兇猛的韓國選手,一場球賽也頂多殺個一兩球。蔣澎龍能有「鬼之推擋」的技術純屬歷史偶然,他生長的環境 (亞洲當年的球手大多持直拍) 與個人資質 (蔣澎龍身高 184 公分),造就他成為直拍界的經典代表。

「直拍橫打」問世之後,帶來了新希望,也衍生了新隱憂。推擋與橫打,孰優孰劣?這是沒有定論的問題。推擋仍有其必要,它比橫打有更大的觸球面積,易於調整擊球角度,而且靠近肚腹的中路來球以推擋回擊最為順暢,中路位置是橫拍與橫打最彆扭之處,球不易回擊到位。我個人在練推擋時感覺回球非常紮實,能夠隨心所欲控制回擊角度與落點,狀況好時甚至能彈擊來球,增加回球變化。橫打像橫拍一樣能反拉弧圈球,進攻力道跟回球質量遠比推擋好,但因握拍方式有別於橫拍,回擊力道不會比橫拍更強,進球點也會被小手臂和手腕遮住,回球時多半要靠球手感。說穿了,世上沒有萬能的技術,對於直拍手而言,推擋與橫打是要結合還是擇一使用?這真是很難抉擇。王皓曾說,他的橫打不能與推擋銜接良好,因此不練推擋;馬琳則說比賽時他能適切運用橫打,所以推檔與橫打都練。他們屬於頂尖的職業選手,可量身規劃橫打與推擋的搭配套路,但業餘選手往往訓練不足,也缺乏進攻步數,即便練了橫打,比賽也施展不出來。

新技術要下功夫改進缺失,人才也需花時間培養訓練。中國「直拍橫打」歷經數十年發展,如今已開花結果,從劉國梁的突擊式運用,馬琳的推擋結合橫打,許昕的正手拉攻輔以橫打,到王皓全方位的攻防橫打,這些都代表此種新技術的成長軌跡。我當年視為天方夜譚的橫打技術如今已造就一批世界頂尖的桌球好手,姑且不論未來發展如何,這項美麗的錯誤已經替桌球界帶來萬丈光芒。每回「直拍橫打」展現其綽約風姿,飄逸的揮拍弧線都讓觀眾著迷不已。當橫打身影如流星消逝而去,留下的,是觀眾連連的驚嘆聲。

website_logo_2

© 英語學習網站《天地無用》- 狂飆英語的樂園





學習類別:  

Comments are closed.